Zynga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Mark
Pincus鲜少接受采访,这是他目前最详尽的采访内容。下面主要围绕Zynga和游戏话题,以及Zynga所面临的机遇。

如果你回想1月份时的情况,可能就不会为Zynga在整个2012年的迅速没落所震惊。当时Mark
Pincus的这家社交游戏巨头公司发展迅猛,并且毫无减缓的趋势,Zynga在万众瞩目中上市并且估值达到10亿美元——这确实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尽管这是自2004年谷歌上市以来美国科技行业规模最大的IPO,但Zynga公司估值却还是远低于分析师的预测,仅为后者所估计的三分之一左右。

Mark
Pincus希望Zynga能够获得超过10亿的玩家。在过去五年时间里Facebook已经为Zynga创造了巨大的商机,但是从现在起Facebook将很难再为该公司争取到更多用户了。所以为了达到这一目标,Pincus便需要寄希望于公司移动高级主管David
Ko的帮助。

据福布斯数据显示,Mark
Pincus是美国第256大富豪,身价高达18亿美元。他是位连环创业者,在Zynga之前曾创建过若干技术公司。他拥有沃顿商学院经济学院的学士学位,以及哈佛商学院的MBA学位。

 

Zynga一直都是稳步地扩展着,并也收购了一些手机游戏公司,如引起了一时轰动的《Draw
Something》开发商商OMGPOP等。同时Zynga也开启了一个新的移动发行部门,从而为一些第三方游戏开发商提供手机游戏的发行服务。通过这种方法Zynga也能从中盈利——即使他们自己的设计师未能想出像《Darw
Something》或《Words With Friends》等游戏的创意。

他于2007年携手他人共同创建了Zynga,伴随Facebook在那段时期内的迅猛发展,Zynga也获得迅速成长。Zynga目前的市值约是36亿美元;相比之下,EA投身行业30年后的市值也只有37亿美元。Zynga游戏目前有近2.5亿的月活跃用户(游戏邦注:包括Facebook、移动设备及Zynga.com平台)。Zynga于2011年12月16日上市;截止3月,公司股票价格升至每股14多美元,而目前的股价却已跌至5美元以下。

CityVille(from edge-online)

Ko相信如果Zynga能够创造出家喻户晓的手机游戏并以此创造自己的游戏品牌它便能够达到最终目标。在最近的GamesBeat
2012大会上他在媒体采访中讨论了相关内容:

Zynga的迅猛发展让公司遭遇许多批评声音,同时也获得许多忠实玩家。公司遭受的批评包括,模仿他人作品,未能提高股票价格,投身下坡市场。Zynga继续引入新游戏,将市场扩展至移动平台,结果如何,且让我们静候公司下周即将公布的收益报告。

Zynga市值下降部分要归咎于Groupon和LinkedIn上市后令人失望的转变,它挫伤了投资者对科技公司IPO的信心。不过,Zynga在14个月中进行的16笔收购交易,加快发布新作的频率,以及减少对Facebook的依赖性等举措,无疑加重了该公司的财政负担(直到2011年12月份,其财务情况才公之于众)。虽然Zynga是第一家上市的社交游戏公司,但这并不会为其IPO加分。社交游戏公司通常是以日活跃用户量来衡量业务运营是否成功,但多数玩家却是非付费用户,这一点也是投资者的顾虑。

澳门太阳集团 1

澳门太阳集团 2

更糟糕的是,独立工作室Nimblebit发布了一封公开信,指责Zynga手机游戏《Dream
Heights》与自己的热门游戏《Tiny
Tower》存在惊人的相似之处,此举让Zynga突然成为众矢之的。这并非Zynga首次被卷入游戏模仿风波,其Facebook游戏《FarmVille》和《Mafia
Wars》此前也有类似遭遇——但《Dream
Heights》这次的遭遇却最让Zynga受挫,在此之前Nimblebit曾拒绝了Zynga的收购邀约。

david-ko(from venturebeat)

Mark Pincus from venturebeat.com

Pincus尽己所降低此事对公司形象的影响,并指出“谷歌并非首创搜索引擎的公司,苹果也并没有发明首个MP3播放器或平板电脑。Facebook也并非社交网络鼻祖,但这些公司却都以变革性的方式不断发展了产品及其种类。我们并不需要成为首个进入市场的公司,而应该成为市场表现最佳者。市场上还有不少我们准备涉足的题材,因为我们知道玩家对它们感兴趣,玩家在哪我们就跟到哪。我们会通过制作免费、社交、易用性和高质量的游戏来发展这些题材。”

尽管GamesBeat才刚刚拉开序幕,但是我却明显察觉到许多人都认为手机开发者面临着各种挑战。你应该听过像“我们很难提高应用的曝光率,除非我们是Zynga。”“我们总是难以决定该面向哪个平台,除非我们是Zynga。”这种看法是对还是错?

我们上周有幸在旧金山的GamesBeat会议采访了Mark
Pincus,就在他宣布大会正式开始之后。

Zynga后来成功收购了纽约工作室OMGPOP,也就是热门Facebook和手机游戏《Draw
Something》。似乎除了Zynga之外,所有人都认为以1.8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仅推出一款不含盈利机制的热作的工作室,实在是一个疯狂举动。对Pincus而言,《Draw
Something》取代《Words With
Friends》成为Facebook头号热门游戏是一个自然而然的结果,它进一步巩固了Zynga在Facebook平台的地位。但这款盛行一时的游戏用户很快就开始下滑了——Zynga收购该工作室仅两周,该游戏就流失了500万用户,导致Zynga财政上出现了1.8亿美元的亏空。

我认为这是一种混合型业务。为此我们围绕着游戏发行创建了一个新的项目。就像我去年说的那样,我们已经获得了许多来自第三方开发商的咨询与关注,他们认为“这便是当前的应用开发领域存在的真正矛盾。利用现有的工具并与第三方公司合作而获得盈利比我们自己创造应用来得简单。相比早前,现在的我们更难获得曝光率,并且我们也很难找到合适的用户。Zynga或其它公司是否能够提供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

我参加了Zynga
Unleashed大会,在我意识到大会演讲并非瞄准投资者后,Zynga的股票出现小幅下跌。

Zynga成为上市公司后公布的首个财报结果令人吃惊,其年亏损达到4.04亿美元。在随后的三个月又亏损8540万美元,尽管其收益增长了将近三分之一。在今年6月份其股票跌至IPO以来的最低点,并且持续刷新这一纪录。

我想你应该注意到许多公司都在努力解决这一问题。但是这却是不容忽视的挑战;如今整个市场和生态圈都充斥着越来越激烈的竞争,每一天我们都能看到无数新应用的出现。多个平台每个月数十亿次应用下载量。所以我认为那些小型独立开发者更难让自己的应用突围。除非你拥有一个较大的网络以及能够用于交叉推广的较大玩家基础,否则这便是非常巨大的挑战。

我在大厅遇到来自Lazard和Baird的两位分析师,他们表示,令他们感到有趣的是,与会分析师都非常乐观,没有参加会议的分析师则持消极态度。

之后Zynga与EA之间又发生了纷争。EA起诉Zynga,声称后者的《The
Ville》与《The Sims
Social》存在多处雷同,而Zynga则回应称前者的控诉“毫无根据”。

对此你有何建议?基本上来说Zynga已经开始实践第三方手机应用的发行工作,不只是推广Zynga的产品,同时也提供其它应用的发行和推广服务。你所提供的建议与现在的App
Store做法有何不同?

有些分析师表示,Zynga的股票下跌是由于Facebook的糟糕表现。你觉得这是部分原因吗?

今年10月,Pincus在致公司员工的邮件中表示自己为“我们团队在许多方面的进步而自豪”。但Zynga准备在数周内裁员100人,关闭13款游戏以及英国、美国和日本的部分工作室。此举似乎得到了投资者的认可——该公司股票于是上升了16%,尽管Zynga在该财季还是亏损了5200万美元。

我们是从网站开始的。在今年的3月份我们开始在网页上发行游戏。如果你看今天Zynga的手机和网页平台,你会发现这里已经有大约3亿的月活跃用户以及6500万的日活跃用户。而之前我们也公开过手机领域的日活跃用户为2100万。

这并非我锁定的主要参数。我们主要瞄准的是我在台上谈及的内容。我主要思考如何创建一个可扩展、可重复的庞大市场,如何将数亿用户带入游戏中,将内容变得具有社交性,留住用户,促进用户进行转换,推进交叉推广,创造新类型内容。这是我的主要参照标准,这是我认为有趣的地方及未来1-3年将有利于投资者的内容。我不认为花时间阅读分析报告及试着弄清为什么他人不喜欢我们的股票是最有价值的事情。

对Zynga而言,2012是不平凡的一年,也是艰难的一年,但其遭遇的多数困难都是它作为社交游戏先锋所需面临的结果。无论好坏,都得承认Zynga在社交游戏设计模式上的贡献。Zynga曾一度因这一模式而大获成功,而游戏行业最近才开始接受这一模式。但随着其他公司加入免费模式大潮,以及社交游戏更为友好化的转型,在日益重视玩家个体需求而盲目追求DAU数据的游戏行业中,Zynga的所作所为却显得与时代脱节了。

当我们开始考虑社交互动时,我们也注意到我们网站每天的社交互动已经超过4.5亿次。我们非常关注手机和网页中的第一方游戏,随后我们也发现这是有利于整个游戏生态圈的发展机遇。18个月前的我们还只是初涉移动领域。

我积极服务于当前股民和未来投资者。我希望投资者觉得,Zynga是项不错的投资,最佳投资选择是这些新兴发展类型,及西方市场的免费模式游戏和社交游戏。我对于这一未来满怀信心,投资者需要决定他们是否认同我对于所有这些内容的乐观态度。若他们也持积极态度,那么他们就需要决定我们是否是他们的最佳投资选择。

当然,Zynga的崩溃不会给任何人带来好处——它毕竟是一家拥有丰富资源和经验的公司,它也不应该落后于自己一手创建的领域。随着Zynga摆脱对Facebook的依赖(游戏邦注:这两者已经中止了独家合作协议),该公司可通过自己的Zynga
With
Friends网络以及Zynga.com门户网站,以及移动战略而开辟另一片天地。如果Zynga愿意直面批评者的告诫(例如,索尼在线娱乐总裁John
Smedley曾表示Zynga“严重损害了免费游戏领域”),并且更关注玩家需求而非自身利益,它还是能够为社交游戏的未来发展发挥重要作用。

虽然我们在18个月前才开始进入手机游戏领域,但今天已经获得一系列可观的数据。我们专注于第一方游戏,也将自己当成是今天最大的手机/社交游戏公司之一。而当我们面向第三方开发者开放之时,我们又该如何与这个生态圈共同发展?今天我们拥有一个高度专注于手机游戏的网站,并且我们也真心希望将它带向下一个层次。也就是我们不仅需要把握现在的2100万用户,我们还想要继续扩展更广泛的用户并向前发展。

社交游戏也许已达到稳定水平;据comScore表示,Facebook在美国的访问量在过去几个月持平稳状态。我们是否达到“Facebook高峰”,若是如此,这对Zynga来说意味着什么?

via:游戏邦/gamerboom.com

你能否预见今后5年内的发展?如果移动领域继续发展的话它对Zynga又有何影响?对你们来说移动领域的哪种业务是Zynga的理想发展方向?

我想你多半听到过Facebook谈及这一话题。这里存在大数定律:星球上只有这么多人类,美国只有这么多人口,所以当所有用户都注册Facebook,我们很难看到显著的新用户增长。我认为未来的市场机会主要存在于推动新的体验机会,促使游戏更具社交性的新型游戏机制(游戏邦注:这是最有效的发展驱动因素),以及植入更多存在于硬核游戏和MMO游戏多年的游戏机制。

更多阅读:

  • oBizMedia:关于全球部分社交游戏数据信息图
  • statista:Zynga的崛起和衰落
  • 社交游戏巨头Zynga收入增长放缓,营收3.32亿美元,亏损2280万美元
  • Zynga:2011年1月CityVille活跃用户人数突破1亿
  • 澳门太阳集团,福布斯:调查显示Zynga过度依赖Facebook
    付费用户数不到5%
  • Zynga
    2011年Q4财务数据[信息视图]
  • Venturebeat:2011年社交游戏公司融资达8.07亿美元
  • Zynga沉沦探因:游戏从桌面转向移动设备
  • Zynga大败局:数据控是如何把游戏做败的
  • Playdom:社交游戏10大经验总结
  • Zynga:2012年Q3
    Zynga收入在3亿美元至3.05亿美元之间
  • Leigh Alexander:论述EA &
    Zynga侵权控诉的决定性影响
  • Ben
    Maxwell:nDreams分享免费模式的10条使用准则
  • 论述Zynga创收数据背后的隐含意义
  • AppData:2012年2月Facebook
    TOP25社交游戏排行榜

Mark已经明指出我们的愿景是通过游戏去连接世界。我们的目标便是获得10亿玩家。但是在现实中我们注意到了一些转变。我们发现大多数玩家都会说:“我们希望能够随时随地玩你们的游戏。”我们内部也在讨论,作为游戏公司,我们应该与各个平台最棒的内容开发者合作。所以我们便需要着重考虑“我们该如何在多个平台上发行我们的内容?”随后我们便可针对各个平台为用户量身打造出最佳游戏体验。

相关文章